首页 小说 正文

七年情长难依,方嘉意魏旻叙全文在线阅读无删减

2023-03-01 20:03:47 92
wlza
这是五年前,他和方嘉意的那个孩子。

省妇幼的病历单上赫然写着:孕妇先兆流产,建议住院保胎!

而那时的方嘉意,为了替魏旻叙拿下他曾经在酒局上得罪过的客户,硬生生在人家公司楼下等了八个小时!

她的拼劲打动了客户,当天就组了个局。

酒局结束回家后,方嘉意在睡梦中被生生痛醒。

鲜血染红了整个床单!

去医院的路上,她还在安慰他:“旻叙,我没事的,明天还要跟王总谈合作的详细内容,早点回去休息。”

第二天做完手术后,尽管脸色苍白如纸,方嘉意还是像个没事人一样回了公司。

担心他年轻气盛,应付不来曾经有过矛盾的王总,她又陪着他应酬了一整天。

最终拍板谈下改变公司命运的一个大单。

也许是那天喝了酒的原因,方嘉意总是小腹疼痛难忍。

他陪着她去医院复查,医生说她流产后饮酒加上过度疲劳,恢复的很差。

“根据方女士的身体状况来看,以后很难怀孕了。”

方嘉意那时的表情,是他从未见过的慌乱与悲伤:“医生,那做试管有希望吗?!”

医生叹了口气:“这是母体的条件不行,受孕几率小是一方面,胎儿存活率低又是一方面,方女士,现在领养手续并不复杂,你们夫妻回去以后可以商量一下。”

眼看她灵动坚韧的双眼瞬间灰败下去,他立刻出声安慰。

当时他说了什么?魏旻叙冥思苦想。

脑海中忽然闪过他抱着方嘉意的画面,那时他说:“我们都还年轻,孩子的事随缘就好,就算你这辈子都不能生了,我也只要你一个。”

昔日的承诺言犹在耳,现实却残忍的让人心碎。

魏旻叙痛苦的揪住头发,这些年……

他究竟都做了什么?方嘉意又承受了多少失望和痛苦?

心里的空洞与悔恨淹没了魏旻叙的理智,他发了疯的在箱子里翻找,还有多少方嘉意的东西?还有多少她存在过的痕迹?

他的那套蓝色睡衣穿了七年,上面有许多污渍和细小开缝,实在不堪入目。

可方嘉意舍不得丢,还不厌其烦的去洗,去补……

这套不久前被魏旻叙嫌弃的老睡衣,如今抱在怀里全是温暖和回忆。

夜深了。

魏旻叙从沙发上惊醒,怀里还紧紧抱着那套蓝色睡衣。

他梦到方嘉意死在了他怀里。

她紧紧闭着双眸,不愿意再看他一眼。

那种脆弱和决绝,令他肝胆俱裂。

他呆呆的坐在沙发上,一夜再未入眠。

清晨,悠扬的手机铃声打破了客厅的死寂。

赵贺照例汇报着魏旻叙这一天的安排和行程。

良久,魏旻叙嗓音沙哑的开口:“都推掉吧,这几天我状态不好,如果有文件需要签字,你拿到江景御园来。”

电话那头的赵贺愣了愣,没想到工作狂老板也会有这么萎靡的时候:“好的魏总。”

次日下午。

赵贺来送需要签字的紧急文件,门开的刹那,不禁吓得一哆嗦。

魏旻叙穿着有些破旧的蓝色睡衣,头发凌乱胡子拉碴,家里到处都是被翻乱的大纸箱,像遭了贼一样。

老板这是……破产了吗?

赵贺的小心脏颤了颤。

顺着赵贺忐忑好奇的视线看去,魏旻叙丝毫没有解释的意思,利落的签完字后准备送客。

“魏总。”赵贺脸色古怪的翻看几份文件,“这几份文件需要重新签字,我去重新打印。”

魏旻叙不由得拿过作废的文件查看,都是同样的问题。

几份文件的签名部分,赫然龙飞凤舞的写着……

方嘉意。

等到赵贺拿着打印好的新文件回来时,气氛异常的宁静,谁也没有再开口说一句。

整理好文件后,赵贺迅速离开了江景御园,心里隐隐有些担忧。

老板他……是不是心理出什么问题了?

犹豫再三后,赵贺掏出手机拨打了电话:“您好,苏女士,能麻烦您帮魏总联系一下家人么?我今天去送文件,他的状态很不好,可能需要看一下心理医生。”

当天下午,苏柔婉带着魏母来到江景御园。

门开的瞬间,两个女人俱是一惊,差点没认出魏旻叙来。

“你们来干什么?”他挡在大门前,眉头微蹙,丝毫没有要让两人进来的意思。

苏柔婉率先回过神来:“妈想你了,带我一起来看看你。”

魏母含着泪连连点头:“是,是妈想你了,旻叙啊,你这是怎么了?心里有什么事不要憋着,和妈说说。”

“我没事。”魏旻叙语气沉冷,“你们可以回去了。”

“砰”一声,大门猛地关上。

吃了闭门羹的二人面面相觑,苏柔婉满怀希冀的看着魏母,可现在魏母也不敢再去敲门。

看着魏旻叙为了方嘉意把自己折腾成这个样子,苏柔婉心中压抑已久的不甘与嫉妒在此刻彻底爆发。

她重重的拍着门:“旻叙,你只记得方嘉意的七年,就忘了我等你的七年吗?!”

“整整七年,看着原本属于我的未婚夫和别人结婚相守,你知道我心里是什么滋味吗?”

“明明我们都有了孩子,你就要回到我的身边,为什么……”

“为什么方嘉意到死都要跟我争?!她这种女人真是该死!”

门猛地从里面拉开,魏旻叙冲了出来,赤红着双眼将苏柔婉按在墙上:“当时是我爱上了她,违背父母意愿和她结婚是我的选择,方嘉意做错了什么?!你凭什么这么说她!”

从未见过儿子这么暴躁疯狂的模样,不仅苏柔婉吓傻了,连魏母都愣住了。

回过神后,魏母连忙上前拉住魏旻叙:“柔婉还怀着孕呢,你别这样,好歹也是你的孩子啊旻叙……”

“那就让她滚!”魏旻叙冷冷盯着苏柔婉,“我说了不会娶你这种女人。”

“如果你再拎不清自己的位置,我只给你两个选择。”

“要么去做人流手术,要么孩子生下来你带走,我每月支付抚养费。”

听完魏旻叙无情的话语,苏柔婉脸上瞬间血色全无。

什么叫她这种女人?

方嘉意陪了他7年,难道她就不是吗?

她有多爱他,他难道不知道吗?

一定是方嘉意的死讯太突然了,他一时愧疚不能接受……

苏柔婉梨花带雨的拉住他:“旻叙,我知道你在怪我那天装病,可我当时只想把自己的新郎留在身边,我也不知道方嘉意病得那么严重。”

“我理解,毕竟曾经七年的夫妻,连最后一面都没见到,是有愧疚和遗憾,你可以怪我,甚至把情绪发泄在我身上,但不要这样折磨你自己,好不好?”

魏旻叙不为所动,一语不发的转身回了家。

大门再次关上的瞬间,苏柔婉脚下踉跄了几步。

本来对天价彩礼心有不满的魏母,看着苏柔婉挺着肚子委曲求全的模样,不禁心疼起来:“柔婉,你别伤心,咱们先回去,现在孩子才是最要紧的,妈这辈子只认你这一个儿媳妇。”

转日。

浑浑噩噩之际,魏旻叙接到来自魏母的电话。

“旻叙啊,你爸今早在家里昏倒,现在送到抢救室去了,医生说是心梗,你快来看看吧!”

魏母焦急的嗓音带着哭腔。

魏旻叙没有犹豫,换了身衣服直奔第一人民医院。

他赶到时,魏父已经从急救室转到了心内科。

魏母在趴在病床前哭成了泪人:“医生千叮咛万嘱咐,让你不要再喝酒了,我要是再晚回来一步,你就……!”

余光瞥见魏旻叙的身影,魏母哭得更起劲了:“我知道你为儿子操碎了心,三十岁的人了,还不好好成个家,现在又不知道中了什么邪,人不人鬼不鬼的把自己关在家里!”

见魏父还傻愣愣躺在病床上,魏母忍不住暗暗掐他一把:“你儿子不肯去看心理医生,我知道你这颗心悬着放不下,但我们现在已经管不住他了,你给我安下心来养病!”

魏父不知道怎么接话,只能配合的捂着心口用力喘着气。

站在门口的魏旻叙终于出声:“我还没脆弱到那个程度,不用去看心理医生,明天我就会回公司。”
"七年情长难依,方嘉意魏旻叙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" 2023/03-01/c73877c2a68ef1f0427896bf7e74ede3.jpg" style="width: 300px; height: 200px;" />
说完,他放下果篮,在父母担忧的注视下转身离开。

回到家,魏旻叙亲自收拾起了家里。

却意外从纸盒中找到了许多菜谱。

忽然想起刚结婚的那两年,方嘉意进厨房时的生疏模样。

她各方面综合能力都很强,就是厨艺一言难尽。

为了给他洗手做羹汤,她每天捧着各种食谱作法一样给他做饭。

食谱上,每一页都用彩色记号笔画圈进行了标注。

辣子鸡丁的配料上,花椒被画了个圈,备注:旻叙过敏,用八角代替。

西红柿鸡蛋汤的配料上,香葱被画了个圈,备注:旻叙不喜葱味,用蒜香炒出汤底。

每一页每一行,如考试复习般认真。

如果不是看了食谱,魏旻叙都不知道自己有这么挑食。

原来她替换了这么多配料,为他重新定义了“家常菜”。

也难怪这些年,他从没在外面吃到过家的味道。

魏旻叙不自觉泪眼朦胧。

恍惚间,厨房里多了道瘦弱的身影。

她认真钻研着食谱,一边做饭一边做笔记,时不时抬手擦拭满头热汗。

一道又一道菜被摆上餐桌。

方嘉意脸上没有丝毫疲惫,反而露出满足与幸福的笑容。

她静静的坐在餐桌前,一遍又一遍的看着时钟。

从中午到日暮。

从日暮到深夜。

方嘉意脸上再也没有了笑容,只剩无尽的疲惫和落寞。

终于……她起身了。

瘦弱的身影在夜色中格外寂寥。

她在冰箱与餐桌来回走动,将一筷子都没动的饭菜收起。

魏旻叙心头一颤。

他不回来,她就不吃饭吗?

这样下去胃怎么受得了!

魏旻叙上前质问,可方嘉意看不见也听不见。

她转过身,从他的身体上径直穿过。

那一瞬间,魏旻叙终于清醒,如遭雷击的站在原地。

方嘉意她……已经不在了。

而类似的幻觉却无处不在。

不仅是在家里,也在他生命中,无法抹去。

悠扬的电话铃声响起,是魏母打来的电话:“旻叙啊,妈给你订了后天下午去亚城的机票,明天把工作处理一下,去海边散散心,放松几天。”

魏旻叙没有说话,他向来不喜欢被魏母安排生活。

“你爸还在住院,旻叙,你也不希望他一直为你担心吧?”魏母的语气令人心生不忍。

“知道了,我会去的。”魏旻叙沉声应道。

他挂了电话,直奔那几箱属于方嘉意的东西,一眼也不敢多看,迅速将它们封存在漆黑的杂物间中。

次日清晨。

刺眼的阳光透过大落地窗照在魏旻叙脸上。

他蹙着眉翻了个身:“方嘉意,窗帘拉一下。”

良久没有回应。

魏旻叙猛地坐起身来,泛红的眼中一片清明。

他驱车来到公司一次性处理了这几天的事务。

赵贺正为他恢复正常状态而暗自欣喜,忽然听见魏旻叙沉声开口:“老城区重建工程要提上日程了,帮我约方律见一面。”

“好的魏总。”

五分钟后,赵贺去而复返:“魏总,方律那边……似乎不想和您见面。”

方嘉翰不想见他,魏旻叙并不意外:“去查查他今天的行程。”

一辆劳斯莱斯停在宏方律师事务所楼下。

方嘉翰迈着沉稳的步子走出律所时,魏旻叙也打开车门向他走去。

他径直拦住方嘉翰的去路:“方律,方便聊聊吗?”

“我跟你之间有好说的?”方嘉翰冷冷看着他,“如果有,那也是我三年前我查到你婚内出轨,准备以重婚罪名和你法庭上见的事情。”

听见方嘉意的名字,魏旻叙不由自主心头一颤。

方嘉翰一把将他推开:“如果不是嘉意苦苦哀求,我绝对不会放过你。”

“别再来烦我,在我这里,已经没人能护得住你了!魏旻叙,感恩你的生命中有过嘉意吧,你欠她的情这一辈子都还不清!”

原本准备好的话述在此刻崩得不成样子。

看着方嘉翰驱车远去,魏旻叙对着墙壁挥出一拳,心中倍感无力。

赵贺担忧的看了他一眼:“魏总,方律这里真的行不通的,要不……咱们还是从程序上入手吧?”

魏旻叙阖眼,嗓音哑得不成样子:“你去安排吧,不计任何代价,老城区必须尽快动工。”

江景御园。

回家后的魏旻叙疲惫地将自己埋进沙发里。

门铃忽然被按响,他起身走向大门,透过显示屏,能看见苏柔婉忐忑娇媚的脸。

他按下电话图标与外面对话:“你来干什么?”

苏柔婉愣了愣:“旻叙?我……是妈让我明天陪你去三亚旅游。”

“那你自己去吧。”

魏旻叙不耐烦的蹙起眉,正要挂断电话,屏幕上的苏柔婉瞬间红了眼:“旻叙,你知道人死不能复生,也明白时光也不能倒流,难道活下来的人也要像死了一样吗?”

他瞬间僵在原地,只听见苏柔婉小声祈求:“旻叙,我们还有孩子,还有下半生啊,不要这样折磨彼此好不好?再给我一个机会,也给你自己一个机会……”

刹那间,苏柔婉与父母的话语在魏旻叙脑海中交叠。

似乎身边的每个人,都在求他向前看。

而在方嘉翰兄妹那里,他的所作所为早已没了回头的余地。

“啪嗒”一声,门开了。

魏旻叙兀自转身,没有去管提着行李箱的苏柔婉。

“旻叙……”

苏柔婉惊喜过了头,忽然听见魏旻叙沉声道:“随你睡哪里,不要进杂物间和主卧。”

她表情有片刻凝固,而后迅速回过神来,冲着他温柔一笑:“好,我去次卧。”

只要魏旻叙能默许同居和一起出去旅游,她就还有翻身的机会!

次日,星城机场。

播报声停止后,飞机的滑轮缓缓向前驶去。

闻着身侧似有若无的玫瑰香,魏旻叙蹙了蹙眉:“你怀孕了,以后不要用香水,含化学物质的东西对孩子不好。”

“好,以后都不用了。”

对于他突如其来的关心,苏柔婉喜不自禁,没有解释她用的玫瑰纯露都是纯天然的。

三小时后,飞机抵达亚城机场。
 
收藏
分享
海报
92
上一篇:(七年情长难依知乎抖音小说)方嘉意魏旻叙在线阅读第77章 下一篇:背负八年(谢博衍方茵)免费小说 背负八年在线阅读